山河镇命

想先生,嘤,不开心就要画大头!

日常摸鱼,魔男(bushi)?

比不上太太们,但我自己抱着我的儿子也超开心啦诶嘿嘿嘿嘿

江则

卡在了自己最想写的车那里,我的审核组说,如果不写完,就是我的死期
先挂

晚上十点多,陈翎给江则打电话,江则那时候正准备滚进被窝里睡觉,骤然响起的电话铃把他给吓了个激灵。
江则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不耐烦的挂了。哪想到陈翎又打了第二遍,喧闹的铃声有种“你不接我就不罢休”的气势
江则头一回这么讨厌他的电话铃
“操..大半夜的找你爸爸干嘛?”江则虽然非常不想接,但他经不住陈翎的魔怔,只能是硬着头皮按下了接听键
“则哥..帮个忙,我弟弟他好像...去那里了”陈翎的声音从听筒那头有气无力的飘过来,似乎下一秒听筒就能传出他倒在地上的声音
“你弟弟,你自己怎么不去”江则皱了皱眉头,他知道陈翎说的“那个地方”指的是哪里,他不禁有些反感
“我..?我在加班啊”陈翎似乎要断气了“则哥,帮个忙吧,就这一次,把他揪出来就行了”
江则打着哈欠听陈翎磨叨着,听到一半,终于忍不住,冷冷的丢了个“等着吧”,就挂了电话
麻烦事可真他妈多

在街角一个不起眼的小酒吧里,音乐声掩盖着人们的喘息声,杂杂的从半掩的门缝里钻出来
吵杂的声音和飘忽的灯光让江则刚到门口就厌恶的皱起了眉头。他这人懒得要死,他宁可在家睡觉,不然这种吵闹的地方除非非常必要,他是打死都不会来的
他站在门口点了根烟,等了一会,才跟在一群刚来的人的身后一起进了屋
满眼的摇晃的酒杯和赤裸的胸膛
江则叼着烟环顾了一圈,完全找不到那毛头小子的身影。他拿出手机,给陈翎打了个电话
“喂..”依旧是陈翎要断气的声音
“给我精神点,你弟弟长什么样,今儿穿的什么,这儿人太多,老子找不到人”
“好像是个黑的小风衣吧..我也没注意哦..”陈翎慢悠悠的念叨着“哦对,他好像染了黄毛儿”
“...”江则很后悔给他打电话了,这酒吧里黄毛的人一片一片,更别说黑风衣
“算了..我再...啊!”
江则忽然喊了一声,把陈翎吓得一哆嗦
“哟瞧瞧..我第一次来这就遇上了好东西”
男人从背后抱住了江则,抢下他的烟咬在了自己嘴里,又从江则的手里夺过了他的手机,放在他耳旁
“小宝贝儿...跟谁打电话呢?嗯?来,给我叫一个吧”男人身上很大一股酒味,江则狠狠地推了他几次,都以失败告终
“放开我!”江则终于忍无可忍的吼出声,周遭的人都转过头来看他俩,眼里带着玩味的神情
这个时候,男人的手已经摸到了他的裤子纽扣,如同得逞般,男人用一根手指在那画着圈,时不时还撩拨一下
“嗯...真诚实”男人满意的看着江则某个已经慢慢抬起头的部位,他将手机挂断,随意地塞进自己兜里,然后没有累赘的双手便开始在江则身上肆无忌惮地游走。任凭江则怎么折腾,都逃不出这双魔爪的掌控
这时,不远处沙发上的一个男人忽然眯了眯眼睛,他拿起电话,看到一大溜自己哥哥的未接来电,忽然一个新的通话提示再一次地跳了出来,还是同一个人。他嗤笑一声,接了电话
“陈执!你看没看到江则!”电话里的陈翎不再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模样。刚刚听到江则在电话里喊的那一声,他整个人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一般清醒过来
陈执拿起旁边的酒杯晃了晃“哦,你说那个被一个男的抱住之后就炸毛了的那个?就离我不远,找他有事吗”
“对对对,救救他,他是我兄弟,是我让他去找你的”陈翎的急急声音甚至带上了点哭腔“算哥哥欠你一个人情,行吗?”
“看在你的面子上..而且这人..我看着也蛮顺眼的”陈执笑着舔了舔嘴唇,将唇边残留的一滴红酒舔了下来,顺手将酒杯随意地放回桌上,晃晃荡荡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喂我说那边的兄弟”陈执笑嘻嘻地晃荡了过来“停一下,你怀里这个人,我有点眼熟”
江则愣了一下,抬头看了他一眼,黑衣服,黄毛..江则没敢确定自己脑子里的想法,倒是自己身后那人不屑地哼了一声“眼熟?那今晚他也是我的人了,可别想从爷爷我这儿抢人”
“嗯..我瞧瞧,哟,这不是我哥哥吗”陈执笑眯眯地捏住了江则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来。江则已经被男人蹂躏了半天,衬衫一半的扣子都敞开着,从陈执的角度看过去,光滑的胸膛一览无余
“你...”还没等江则说完,陈执就一把拽住他的衣领子
“走!”
陈执力气之大,把江则从那男人怀里拽出来的同时,那男人因为猝不及防,被带了个跟头。两人跌跌撞撞地向门口跑去,一路上撞到了无数人,不少人的酒杯掉在地上,摔得稀碎。现场一片混乱,不少人连叫带骂,两人也顾不上那么多,一股脑的冲出了酒吧
直到跑出去好远,两人上气不接下气,才停下来休息了一会
江则想给陈翎打个电话,才发现自己的手机被那个男人拿走了。陈执见状掏出了自己的“给我哥打平安电话是吧,没事,我来打”
“不是平安电话,我只是想骂死他”
陈执瞟了一眼江则,后者一副恶狠狠的眼神,陈执不禁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扔给了他
“连累了你,对不起”陈执玩世不恭的眸子里却也真的多了几分歉意
“.....”江则沉默了一会,然后叹了口气“算了,回家吧”

江则这几天还真是祸不单行
家里的冰箱早就给江则吃空好几天了,每天伤脑筋的看着外卖列表却觉得哪个都不想吃。被逼着吃了好几天的麻辣烫的江则今儿终于是在下班后去了一趟菜市场
等他拎着袋子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江则抬头看了看已经被藏蓝色吞没的天空,琢磨了一下,决定从市场后面的一个小巷子走,刚走了没几步的时候,江则忽然觉得自己被一群人挡住了去路
“大哥,这好像就是那天在酒吧撞了咱们的小子中的一个吧!”
“哈?那个白衬衫的小白脸?管他呢,这又没有摄像头,给我打!”
江则刚反应过来,掉头就跑,可惜还是慢了一步。为首的一个小混混恶狠狠的扑了上来,直接把江则给摁到了地上,紧接着后面几个人蜂拥而至,对着江则就一顿拳打脚踢。江则几次试着站起来,但都再次被踢倒在地上或者压在墙上。额头上留下的鲜血渐渐模糊了他的双眼,两耳中的嗡鸣声越来越大,逐渐盖过了小混混们的喊打声
在江则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候,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模糊的传进了他的耳朵
“都说了,这是爷爷我的人,哪来的垃圾也敢动,嗯?”

江则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是在自己的家里
他一边懵着坐起来,一边努力地想着
我似乎是被打了,然后呢?
怎么会回家的?
他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已经被结结实实的打上了绷带
“哟小美人儿醒啦,可不枉费爷爷大老远把你给背回来,你打算怎么感谢我?”
江则抬头,对上了一张笑嘻嘻的脸,待他看清之后,便是猛的一惊“你..是那天的..你怎么找到我家的”
“啊这个嘛..”男人笑着翻了翻兜,然后掏出来个什么,鼓捣了一会,丢给了江则“我找人破了你的密码,然后看到了这个”
江则接过来,发现是自己那天被拿走的那部手机,上面打开的正是淘宝的常用收货地址界面,上面清清楚楚的显示着自己的信息和地址
男人满意的看着他的表情“怎么样,想不到吧,而且..”
男人笑着舔了舔嘴唇“带伤的美人儿更好玩啊”
江则还在摆弄着自己的手机,发现他的图库里新存进了某人的一堆奇怪角度的自拍,丝毫没有发现有个人已经靠在了他身边
“诶诶诶小美人别删啊,那可是我废了好大劲才照出来的,选了半天呢”
江则瞪了他一眼,继续删着手里的照片,却不料,手机再一次地被男人抢走了
“都说了别删,怎么不听爷儿的话呢,是不是要惩罚一下你这个美人,你才会乖?”
江则刚要抬手去抢手机,结果男人一个翻身,便把他整个压在了身下

来发一张昭君小姐姐的精灵公主摸鱼诶嘿嘿,记得这张我好像是想要临摹lof上哪个太太的图来着..然后自己画着画着就画嗨了。下面是我的数学笔记所以右下角那玩意就忽略忽略..
扫描软件:cs扫描全能王

别问我为什么没有手,我不会画手!!!(暴风哭泣)

MHS Hood

HMS Hood  胡德号战列巡洋舰

(一)

“快点啦伊丽莎白,一会巡游就要迟到啦”

“对啊对啊,胡德姐姐早就准备就绪,已经在港口等我们好久了”

“嘛..不要嘛..人家还想再睡一会..就一会”

伊丽莎白女王还在床上不甘心地磨蹭着,一旁正在挑选蝴蝶结的小天鹅和竞技神一见到她这副模样,赶忙过来催促她

“女王大人还不起来吗?”贝尔法斯特笑眯眯地端着刚考好了的蜂蜜蛋糕进了屋子“再不起来的话,蛋糕可就给小天鹅和竞技神了哟”

“不可以!我这就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三个人看着伊丽莎白猛然惊醒的模样,不禁笑成一团

“笑什么笑,还不快给本王准备好衣服,我要出发啦!对了,带上我的蛋糕!”

(二)

“各位早安”在港口恭候多时的胡德正缓慢地将茶杯放到唇边,轻抿了一口红茶,一举一动都透着皇家的尊贵和优雅

“胡德姐姐早,今天也很漂亮呢”伊丽莎白热情的打着招呼,丝毫不在意自己胸前那个系的歪歪扭扭的蝴蝶结,小跑着挤到胡德的身边,亲昵地蹭着她的胳膊

胡德脸上的微笑很明显的添了一丝别扭

“女王大人,蝴蝶结歪了哟”爱丁堡推了推眼镜,用以掩饰自己唇边没有隐藏好的那一丝笑容

“咳..咳..都是因为贝法没注意啦”伊丽莎白赶紧正了正蝴蝶结,然后抬起头,一双眼睛小心翼翼地看着胡德问道“胡德姐姐没生气吧”

胡德看着她调皮的小脸,不知该是责备还是放过她一马,不禁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女王大人您是我们皇家舰队的脸面,可不能胡闹了,淑女的一言一行都要符合气质哦”

“好的好的,都听胡德姐姐的”伊丽莎白嘟起嘴,一副受了气的模样

(三)

“爱丁堡亚级轻巡洋舰,爱丁堡准备完毕,可以出发”

“鹰级航空母舰,皇家方舟准备完毕,可以出发”

“伊丽莎白女王级战列舰,伊丽莎白准备完毕,可以出发”

“海军上将级战列巡洋舰,胡德准备完毕,可以出发”

“英国国威礼仪舰已全部准备完毕,这里是队长胡德,请指挥官下达指令”
随着最后一声报告的声音落下,海面上刚好冉冉地升起了一轮红彤彤的太阳,它温暖又柔和的光轻轻地撒在这些稚嫩的脸庞上,为她们镀上了一层耀眼的光辉

“皇家海军的荣耀,请您尽情欣赏吧”

(四)

“全员瞄准敌方战舰俾斯麦,开火!”

胡德的声音沉稳又威严,使在战火中战斗了许久的姐妹们精神一振,纷纷扬起炮管,对准了滚滚浓烟中的那个庞然大物

“胡德,你小心一点,敌人很强”威尔士亲王的声音冷冰冰的传了过来,但说的,却是关怀的问候

胡德知道她的为人,也知道她是真的在担心她,于是她转过头去,对着威尔士亲王微微一笑,道“好的,我会注意的”

威尔士亲王看到这个从容镇定的微笑,心里顿时踏实了许多

她可是胡德啊,是最优雅和尊贵的胡德,有她在的地方,英国皇家的光辉便不会被泯灭

威尔士亲王怔怔地看着她,看着这个世界赐给英国的宝物
可她不知道的是,这一次微笑,便是永别

丹麦海峡海战,在胡德的加入后,正式进入白热化
胡德一边部署着战略指挥,一边用自己的双联装381主炮狠狠地轰击着敌人,直到炮管过热,她才不得不停下来休息一下

她刚拿出手绢,擦了擦鬓角的汗水,正当她刚要把手重新绢放进怀里的时候,她的耳畔传来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

“胡德!!!快躲开!!!”

胡德一惊,抬头看去的时候,一枚直直地飞来的炮弹已经挡住了她面前的整片天空,黑色的导弹如同死神的头颅,遮住了空中的落日,宣布着最终的结局

(五)

“1941年5月24日,胡德号与威尔士亲王号战列舰一起拦截德国的俾斯麦号战列舰,在随后的丹麦海峡海战中,胡德号被俾斯麦号的380毫米主炮炮弹整个贯穿了甲板装甲,引发舱内弹药库爆炸,整个舰体被炸断裂并迅速沉没,包括编队司令霍兰中将和舰长科尔上校全舰1418名官兵全部阵亡,仅3人幸存”

(六)

“霍兰中将,皇家舰队的荣耀这个称号,我终于能放下了...”

“这个称号,承受了太多的责任与使命 还真是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呢..”

“中将...谢谢你陪我这么久”

“这么多年来,我能作为展示英国国威的礼仪舰巡游世界各国,真的是非常荣幸。但是,就算是淑女,也有累的时候呢..”

“我似乎很多时候都想要放弃呢,但想想伊丽莎白那帮孩子们,又不得不咬牙坚持下来”

“还有威尔士亲王,她虽然看上去冷冰冰的,但心底里却是个很好的人”

“希望...她能照顾好那些孩子们,带着我的意志”

“好想亲眼看着那些孩子们长大啊...”

“可惜...没有时间了呢..”

“威尔士亲王,你为什么要哭泣,这可不符合你的性格啊”

“女王,以后没有我在的日子,记得要找贝法撒娇”

“厌战,以后不许再调皮了,不要再让自己受伤,好吗”

“我真的很舍不得你们...”

“但我不能以苟延残喘的姿态存活在这个世界...”

“再见了..我最亲爱的姐妹们”

“因为我是英国皇家海军的骄傲”

胡德
英国皇家海军的骄傲

听..听说画谁就能抽到谁..(乖巧)

抱着自己的7张许墨,4张李怼怼,6张周奶狗和唯一的2张白飞飞(还有一个是签到给的)
泣不成声内心复杂

说..说好的..白太太呢???
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我爱的人他不爱我

启红

饭点已过,戏楼里外早就已经坐满了吃饱喝足后来看戏的人们。他们有的站在场里喝着茶,磕着瓜子,有的不言不语,只是窝在自己的位子里,直勾勾地盯着台上那块绣着金凤,四边都垂了金流苏的红帐子。而此时,在那块帐子的后面,二月红手腕轻轻一翻,刚好描完了那眼角的最后一笔,只将那墨笔洗干净了,重新搁在那架上,然后对着那面大镜子左右晃了晃头,见无什么差错,甚是满意的笑了笑

“二爷,该走场子咯”前台那小生打完了零钱,端着钱盘子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见二月红已经上了妆,不禁眼前一亮“哟,二爷今儿这贵妃当真是美艳无双”他将那钱盘子哗啦的一下搁在了一旁的矮柜上,不错眼珠的看着二月红刚画完的妆面,像是要把他那对眼珠子都给瞪了出来

直到二月红站起身来,清了清嗓,那小生才浑身一震,猛地反应过来

“二爷您请!”

二月红在台上抖了抖袖袍,将半边脸面都用那衣袖遮了去,做微微迷醉状,在台上小小地踱了一圈,而这一圈下来,二月红忽地将脚步一顿,秀气的眉毛都蹙了起来,不过好在有那袖子挡着,无人察觉

四平调开始走起来了,全场都鸦雀无声,几百双眼睛都在紧紧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他不得不先压下心中的疑虑,踩着小碎步,兰花指轻捏,开了今儿的嗓

“只落得冷清独自回宫去也……”

最后一句的唱腔还拖着尾,还未等二月红正了身,台下就早已爆发出一阵阵的呼喊

“好!好啊!红二爷不愧是最红的角儿!唱的真是好啊!”
那些懂戏的老人们无不激动地扶着藤椅的把手,哆哆嗦嗦的想要把自己撑起来,有些眼里甚至有了星点的泪光
当是得了个满堂彩

待那喊声渐渐停歇了,人们看罢也都散去了,二月红便一人回了那帐子后,待他刚一坐下,一碗早就备好了的茶水便被人轻轻地放在了他的面前,他却并未回头去看那人是谁。因为四爷儿一大早就有事儿告了假,直到现在也没回来,而身边那新来的小生的嘴里,尽是那一套阿谀奉承的话儿,让二月红听着心里老大的不自在,自是不愿再多加理睬他,只是心中的疑虑还未放下,便只冷冷的道“张家那小子今儿没来么”

身后那人似乎先是一愣,而后笑嘻嘻地道“呃..怎么没来,这不是在这儿呢么”

二月红一听这声音便是一惊,急忙转过头去,却正好对上某人那双笑眯眯的眸子,不禁微微有些尴尬
“咳..今儿怎的迟了,你那小跟班呢?”

张启山将头上的军帽摘下,轻轻的放在了桌子旁边,脸上满是无奈的表情“半路上遇上个皮孩子,非要我的枪管子玩,不给便哭,最后还是副官出马,给买了糖才安静下来,这会他正给你收拾场子呢,今儿老四好像不在这儿?”

“嗯..告了假”二月红抿了口茶,听他自己在那儿兴致缺缺地嘟囔着,忽见他眼神猛的一黯,道“那孩子他娘说,我们这群官爷儿都是粗人,不怪我们”

二月红听了这话,脸色也是微微一沉,垂了眸子去看那茶碗,半晌噗呲一笑“佛爷,瞧瞧你这鞋”

张启山闻言低头,只见那黑皮面的军靴上尽是些泥巴,一块儿一块儿,该是他急着赶来时不留心溅上的

张启山不禁脸一红,抓起桌上一个红丝帕子便要去擦鞋,二月红刚将手中茶碗的盖合上,见到他手中那物,手一抖,差点把那茶碗给摔了,张启山见状一愣,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疑惑的问到“怎么了?”

“那是手绢……唱戏用的”二月红无奈的扶额,虽然不想他尴尬,可那帕子在梨园的规矩便是不能洗,脏了就只能丢掉,太可惜了。

但二月红话音未落,佛爷的脸果然更红了几分,一只手挠着后脑勺,呆呆的站在那,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
二月红哑然失笑,将那茶碗搁在桌上,然后从怀着掏出一块干净的白手帕,俯下身子,仔细地擦拭着张启山鞋面的泥渍

张启山一惊“别……我自己……”

“来人啊”二月红抬头,毫不留情的打断了他“赶紧给佛爷看茶,佛爷今儿买我的面,捧我的场,我得亲自给佛爷唱一曲花枪缘,才能让咱家军爷不白来这一趟”

这儿陆缱,第一次写同人,多多指教!(脸红)
内心激动的在想会不会遇到小可爱呢(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