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镇命

MHS Hood

HMS Hood  胡德号战列巡洋舰

(一)

“快点啦伊丽莎白,一会巡游就要迟到啦”

“对啊对啊,胡德姐姐早就准备就绪,已经在港口等我们好久了”

“嘛..不要嘛..人家还想再睡一会..就一会”

伊丽莎白女王还在床上不甘心地磨蹭着,一旁正在挑选蝴蝶结的小天鹅和竞技神一见到她这副模样,赶忙过来催促她

“女王大人还不起来吗?”贝尔法斯特笑眯眯地端着刚考好了的蜂蜜蛋糕进了屋子“再不起来的话,蛋糕可就给小天鹅和竞技神了哟”

“不可以!我这就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三个人看着伊丽莎白猛然惊醒的模样,不禁笑成一团

“笑什么笑,还不快给本王准备好衣服,我要出发啦!对了,带上我的蛋糕!”

(二)

“各位早安”在港口恭候多时的胡德正缓慢地将茶杯放到唇边,轻抿了一口红茶,一举一动都透着皇家的尊贵和优雅

“胡德姐姐早,今天也很漂亮呢”伊丽莎白热情的打着招呼,丝毫不在意自己胸前那个系的歪歪扭扭的蝴蝶结,小跑着挤到胡德的身边,亲昵地蹭着她的胳膊

胡德脸上的微笑很明显的添了一丝别扭

“女王大人,蝴蝶结歪了哟”爱丁堡推了推眼镜,用以掩饰自己唇边没有隐藏好的那一丝笑容

“咳..咳..都是因为贝法没注意啦”伊丽莎白赶紧正了正蝴蝶结,然后抬起头,一双眼睛小心翼翼地看着胡德问道“胡德姐姐没生气吧”

胡德看着她调皮的小脸,不知该是责备还是放过她一马,不禁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女王大人您是我们皇家舰队的脸面,可不能胡闹了,淑女的一言一行都要符合气质哦”

“好的好的,都听胡德姐姐的”伊丽莎白嘟起嘴,一副受了气的模样

(三)

“爱丁堡亚级轻巡洋舰,爱丁堡准备完毕,可以出发”

“鹰级航空母舰,皇家方舟准备完毕,可以出发”

“伊丽莎白女王级战列舰,伊丽莎白准备完毕,可以出发”

“海军上将级战列巡洋舰,胡德准备完毕,可以出发”

“英国国威礼仪舰已全部准备完毕,这里是队长胡德,请指挥官下达指令”
随着最后一声报告的声音落下,海面上刚好冉冉地升起了一轮红彤彤的太阳,它温暖又柔和的光轻轻地撒在这些稚嫩的脸庞上,为她们镀上了一层耀眼的光辉

“皇家海军的荣耀,请您尽情欣赏吧”

(四)

“全员瞄准敌方战舰俾斯麦,开火!”

胡德的声音沉稳又威严,使在战火中战斗了许久的姐妹们精神一振,纷纷扬起炮管,对准了滚滚浓烟中的那个庞然大物

“胡德,你小心一点,敌人很强”威尔士亲王的声音冷冰冰的传了过来,但说的,却是关怀的问候

胡德知道她的为人,也知道她是真的在担心她,于是她转过头去,对着威尔士亲王微微一笑,道“好的,我会注意的”

威尔士亲王看到这个从容镇定的微笑,心里顿时踏实了许多

她可是胡德啊,是最优雅和尊贵的胡德,有她在的地方,英国皇家的光辉便不会被泯灭

威尔士亲王怔怔地看着她,看着这个世界赐给英国的宝物
可她不知道的是,这一次微笑,便是永别

丹麦海峡海战,在胡德的加入后,正式进入白热化
胡德一边部署着战略指挥,一边用自己的双联装381主炮狠狠地轰击着敌人,直到炮管过热,她才不得不停下来休息一下

她刚拿出手绢,擦了擦鬓角的汗水,正当她刚要把手重新绢放进怀里的时候,她的耳畔传来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

“胡德!!!快躲开!!!”

胡德一惊,抬头看去的时候,一枚直直地飞来的炮弹已经挡住了她面前的整片天空,黑色的导弹如同死神的头颅,遮住了空中的落日,宣布着最终的结局

(五)

“1941年5月24日,胡德号与威尔士亲王号战列舰一起拦截德国的俾斯麦号战列舰,在随后的丹麦海峡海战中,胡德号被俾斯麦号的380毫米主炮炮弹整个贯穿了甲板装甲,引发舱内弹药库爆炸,整个舰体被炸断裂并迅速沉没,包括编队司令霍兰中将和舰长科尔上校全舰1418名官兵全部阵亡,仅3人幸存”

(六)

“霍兰中将,皇家舰队的荣耀这个称号,我终于能放下了...”

“这个称号,承受了太多的责任与使命 还真是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呢..”

“中将...谢谢你陪我这么久”

“这么多年来,我能作为展示英国国威的礼仪舰巡游世界各国,真的是非常荣幸。但是,就算是淑女,也有累的时候呢..”

“我似乎很多时候都想要放弃呢,但想想伊丽莎白那帮孩子们,又不得不咬牙坚持下来”

“还有威尔士亲王,她虽然看上去冷冰冰的,但心底里却是个很好的人”

“希望...她能照顾好那些孩子们,带着我的意志”

“好想亲眼看着那些孩子们长大啊...”

“可惜...没有时间了呢..”

“威尔士亲王,你为什么要哭泣,这可不符合你的性格啊”

“女王,以后没有我在的日子,记得要找贝法撒娇”

“厌战,以后不许再调皮了,不要再让自己受伤,好吗”

“我真的很舍不得你们...”

“但我不能以苟延残喘的姿态存活在这个世界...”

“再见了..我最亲爱的姐妹们”

“因为我是英国皇家海军的骄傲”

胡德
英国皇家海军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