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镇命

江则

卡在了自己最想写的车那里,我的审核组说,如果不写完,就是我的死期
先挂

晚上十点多,陈翎给江则打电话,江则那时候正准备滚进被窝里睡觉,骤然响起的电话铃把他给吓了个激灵。
江则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不耐烦的挂了。哪想到陈翎又打了第二遍,喧闹的铃声有种“你不接我就不罢休”的气势
江则头一回这么讨厌他的电话铃
“操..大半夜的找你爸爸干嘛?”江则虽然非常不想接,但他经不住陈翎的魔怔,只能是硬着头皮按下了接听键
“则哥..帮个忙,我弟弟他好像...去那里了”陈翎的声音从听筒那头有气无力的飘过来,似乎下一秒听筒就能传出他倒在地上的声音
“你弟弟,你自己怎么不去”江则皱了皱眉头,他知道陈翎说的“那个地方”指的是哪里,他不禁有些反感
“我..?我在加班啊”陈翎似乎要断气了“则哥,帮个忙吧,就这一次,把他揪出来就行了”
江则打着哈欠听陈翎磨叨着,听到一半,终于忍不住,冷冷的丢了个“等着吧”,就挂了电话
麻烦事可真他妈多

在街角一个不起眼的小酒吧里,音乐声掩盖着人们的喘息声,杂杂的从半掩的门缝里钻出来
吵杂的声音和飘忽的灯光让江则刚到门口就厌恶的皱起了眉头。他这人懒得要死,他宁可在家睡觉,不然这种吵闹的地方除非非常必要,他是打死都不会来的
他站在门口点了根烟,等了一会,才跟在一群刚来的人的身后一起进了屋
满眼的摇晃的酒杯和赤裸的胸膛
江则叼着烟环顾了一圈,完全找不到那毛头小子的身影。他拿出手机,给陈翎打了个电话
“喂..”依旧是陈翎要断气的声音
“给我精神点,你弟弟长什么样,今儿穿的什么,这儿人太多,老子找不到人”
“好像是个黑的小风衣吧..我也没注意哦..”陈翎慢悠悠的念叨着“哦对,他好像染了黄毛儿”
“...”江则很后悔给他打电话了,这酒吧里黄毛的人一片一片,更别说黑风衣
“算了..我再...啊!”
江则忽然喊了一声,把陈翎吓得一哆嗦
“哟瞧瞧..我第一次来这就遇上了好东西”
男人从背后抱住了江则,抢下他的烟咬在了自己嘴里,又从江则的手里夺过了他的手机,放在他耳旁
“小宝贝儿...跟谁打电话呢?嗯?来,给我叫一个吧”男人身上很大一股酒味,江则狠狠地推了他几次,都以失败告终
“放开我!”江则终于忍无可忍的吼出声,周遭的人都转过头来看他俩,眼里带着玩味的神情
这个时候,男人的手已经摸到了他的裤子纽扣,如同得逞般,男人用一根手指在那画着圈,时不时还撩拨一下
“嗯...真诚实”男人满意的看着江则某个已经慢慢抬起头的部位,他将手机挂断,随意地塞进自己兜里,然后没有累赘的双手便开始在江则身上肆无忌惮地游走。任凭江则怎么折腾,都逃不出这双魔爪的掌控
这时,不远处沙发上的一个男人忽然眯了眯眼睛,他拿起电话,看到一大溜自己哥哥的未接来电,忽然一个新的通话提示再一次地跳了出来,还是同一个人。他嗤笑一声,接了电话
“陈执!你看没看到江则!”电话里的陈翎不再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模样。刚刚听到江则在电话里喊的那一声,他整个人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一般清醒过来
陈执拿起旁边的酒杯晃了晃“哦,你说那个被一个男的抱住之后就炸毛了的那个?就离我不远,找他有事吗”
“对对对,救救他,他是我兄弟,是我让他去找你的”陈翎的急急声音甚至带上了点哭腔“算哥哥欠你一个人情,行吗?”
“看在你的面子上..而且这人..我看着也蛮顺眼的”陈执笑着舔了舔嘴唇,将唇边残留的一滴红酒舔了下来,顺手将酒杯随意地放回桌上,晃晃荡荡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喂我说那边的兄弟”陈执笑嘻嘻地晃荡了过来“停一下,你怀里这个人,我有点眼熟”
江则愣了一下,抬头看了他一眼,黑衣服,黄毛..江则没敢确定自己脑子里的想法,倒是自己身后那人不屑地哼了一声“眼熟?那今晚他也是我的人了,可别想从爷爷我这儿抢人”
“嗯..我瞧瞧,哟,这不是我哥哥吗”陈执笑眯眯地捏住了江则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来。江则已经被男人蹂躏了半天,衬衫一半的扣子都敞开着,从陈执的角度看过去,光滑的胸膛一览无余
“你...”还没等江则说完,陈执就一把拽住他的衣领子
“走!”
陈执力气之大,把江则从那男人怀里拽出来的同时,那男人因为猝不及防,被带了个跟头。两人跌跌撞撞地向门口跑去,一路上撞到了无数人,不少人的酒杯掉在地上,摔得稀碎。现场一片混乱,不少人连叫带骂,两人也顾不上那么多,一股脑的冲出了酒吧
直到跑出去好远,两人上气不接下气,才停下来休息了一会
江则想给陈翎打个电话,才发现自己的手机被那个男人拿走了。陈执见状掏出了自己的“给我哥打平安电话是吧,没事,我来打”
“不是平安电话,我只是想骂死他”
陈执瞟了一眼江则,后者一副恶狠狠的眼神,陈执不禁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扔给了他
“连累了你,对不起”陈执玩世不恭的眸子里却也真的多了几分歉意
“.....”江则沉默了一会,然后叹了口气“算了,回家吧”

江则这几天还真是祸不单行
家里的冰箱早就给江则吃空好几天了,每天伤脑筋的看着外卖列表却觉得哪个都不想吃。被逼着吃了好几天的麻辣烫的江则今儿终于是在下班后去了一趟菜市场
等他拎着袋子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江则抬头看了看已经被藏蓝色吞没的天空,琢磨了一下,决定从市场后面的一个小巷子走,刚走了没几步的时候,江则忽然觉得自己被一群人挡住了去路
“大哥,这好像就是那天在酒吧撞了咱们的小子中的一个吧!”
“哈?那个白衬衫的小白脸?管他呢,这又没有摄像头,给我打!”
江则刚反应过来,掉头就跑,可惜还是慢了一步。为首的一个小混混恶狠狠的扑了上来,直接把江则给摁到了地上,紧接着后面几个人蜂拥而至,对着江则就一顿拳打脚踢。江则几次试着站起来,但都再次被踢倒在地上或者压在墙上。额头上留下的鲜血渐渐模糊了他的双眼,两耳中的嗡鸣声越来越大,逐渐盖过了小混混们的喊打声
在江则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候,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模糊的传进了他的耳朵
“都说了,这是爷爷我的人,哪来的垃圾也敢动,嗯?”

江则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是在自己的家里
他一边懵着坐起来,一边努力地想着
我似乎是被打了,然后呢?
怎么会回家的?
他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已经被结结实实的打上了绷带
“哟小美人儿醒啦,可不枉费爷爷大老远把你给背回来,你打算怎么感谢我?”
江则抬头,对上了一张笑嘻嘻的脸,待他看清之后,便是猛的一惊“你..是那天的..你怎么找到我家的”
“啊这个嘛..”男人笑着翻了翻兜,然后掏出来个什么,鼓捣了一会,丢给了江则“我找人破了你的密码,然后看到了这个”
江则接过来,发现是自己那天被拿走的那部手机,上面打开的正是淘宝的常用收货地址界面,上面清清楚楚的显示着自己的信息和地址
男人满意的看着他的表情“怎么样,想不到吧,而且..”
男人笑着舔了舔嘴唇“带伤的美人儿更好玩啊”
江则还在摆弄着自己的手机,发现他的图库里新存进了某人的一堆奇怪角度的自拍,丝毫没有发现有个人已经靠在了他身边
“诶诶诶小美人别删啊,那可是我废了好大劲才照出来的,选了半天呢”
江则瞪了他一眼,继续删着手里的照片,却不料,手机再一次地被男人抢走了
“都说了别删,怎么不听爷儿的话呢,是不是要惩罚一下你这个美人,你才会乖?”
江则刚要抬手去抢手机,结果男人一个翻身,便把他整个压在了身下